2020年3月3日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

地球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?

地理学概念“对跖点”告诉我们,经度相差180°、纬度值相等,而南北半球相反的两点,在地球上距离最远。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

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对跖点落在了南美大陆。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,这片土地只存在于世界地图的右下角,神秘而遥不可及。南美洲面积最大的国家是巴西,精湛的足球脚法、动感的劲舞桑巴和神秘的热带雨林,构建起了我对其的仅有印象。因此,当AFS通知我被选派至巴西参与2019年度的STEM学术营时,激动、好奇、忐忑……太多的情绪一齐涌上了我的心头。

飞越4个大洲,伴随3个旅伴,经历2次中转,终于到达了同1个目的地——纳塔尔市。纳塔尔是北里约格兰德(Rio Grande Norte)的首府,是巴西距离非洲大陆最近的地方,是海滨旅游城市,也是巴西世界杯的举办地之一。众多的标签使我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好奇,期待着在此经历一次不一样的文化旅程。

当起落架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刻,本应释然的我却丝毫没有放松之感。深夜的纳塔尔隐没在迷雾之中,在行将关闭的机场大厅里,我见到了陌生的志愿者和先前已经到达的国外团队。虽然初到的迷茫感很快被志愿者的热情所消解,但环境、面孔、语言等一切的陌生感,让淡淡的不安紧锁着我的内心。从机场到住宿地点的路途上,我细细观察着这座陌生的城市。并不平坦的道路两旁少见灯火与车流,高矮不均的房屋间挤出一条条狭长的巷道,见惯了国内优质的城市建设,这里的城景实在有点不够看,曾经时的好奇也夹杂了些许怀疑。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1)

与志愿者的合影,她真的帮了我太多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2)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3)

纳塔尔的城市风貌

到达酒店时,瓢泼大雨从天而降,把一队人淋了个透湿。在狭小的屋檐下等了二十多分钟,我终于被领到了屋前。回头顾盼,帮我提行李的服务员大叔早已消失在雨中,只剩下我孤独一人立在门前。我猛吸一口气,推开房门。我的室友已经在等我了。

第一位室友是来自埃及的Saif。简短的寒暄后,我们一齐抱怨起了这里的天气和热水——我们拧了半天水阀,也没有得到半滴热水。随后到来的是印度室友Akshat,显然他也被疲惫的旅程折腾的够呛。没有再多说话,在冷水里简单冲洗了一下后,我昏沉的睡去了。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4)

我的室友们

第二天醒来时,纳塔尔向我展现出了她的另一面。和煦的阳光,温顺的清风,宜人的温度,一切都恰到好处。空气是如此清新,以至于作业的怀疑全都随着呼吸消逝了。我走向餐厅,早餐已经结束了——果然我还是睡过了头。一旁的休息区,坐满了来自各国的同学们,花花绿绿的UNO纸牌摆满了整张长桌。热情的同学们邀请我一起来玩,但面对各式奇怪的牌色,我还是有点迷惑。很快,我就在游戏中连输两局。我紧张地组织语言试图解释,生怕遭到误解;但大家却丝毫没有嘲笑之意,继续不厌其烦地教我规则。很快,我就学会了打这种牌——其实,也没有这么难嘛。

是的,一切都没有那么难。曾经想象过的语言障碍、文化隔膜、生活差异……这些的确有在交换历程中频繁出现,但最终都在志愿者与同学的热情帮助下得到了妥善解决。那个没有热水的莲蓬头,终于还是屈服于大家的集体折腾之下,水微微变热了些;而曾经一直深深担忧我的语言问题,实际上也没有那么致命。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5)

我们的领地——Charlet Sussie酒店

巴西是一个葡萄牙语国家,而活动中的主要语言自然也是英语,这一度使得我非常紧张。我一直接受的是传统“中式”英语教育,重拼写、轻口语,虽然我自认英语水平在普通学校的同龄人中并不羸弱,发音也还说得过去,但面对跨国环境下的多语种交流,有时还是有点吃力。无论是在何种情况下,周边的人都给予我了极大的耐心与鼓励,让我有时间组织语言,并不厌其烦地重复他们的问题。虽然上过两节葡语课,但除了“早上好”“我是……”这种基础用语外,我还是对葡语毫无掌握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,当我与巴西本地居民交流时,他们往往会非常热情的用上全身动作试图解释清楚情况。南美洲人民的热情、奔放,从此便可窥见。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6)

在巴西吃煎饼,可惜跟煎饼果子比还是差点意思

文化差异则一直在影响着我的旅途。无论是对于当地人还是参与项目的同学来说,中国都是一个无论从地域还是心理上来说都十分遥远的国家。习性差异,刻板印象无不影响着我们的沟通,但在AFS包容各种文化差异的基础理念下,误会最终得以了消解。实际上,在整个活动中,我一直在尝试将一个现代化、世界化的中国介绍给外国同学们。有一次,来自墨西哥的Fernando问我,中国是否还停留在买东西靠凭证的经济体制下?我很惊讶,赶忙告诉她,中国早已脱离了按量配给的时代,现在的经济体制是兼具世界性质与自己特色的,商品和这边一样丰富。当然,推介中国传统艺能也必不可少。在同行的中国伙伴魏逸舟的帮助下,聪明的黑人兄弟竟然也学会了打斗地主,并盛赞这一游戏的精妙——这可比UNO牌有意思多了。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7)

在巴西当地学校的留言

去往最遥远的地方,经历最难忘的旅途 – 2019 BP奖学金国际交流项目参与感受插图(8)

一起打斗地主!

同时,我也发现自己对外来文化也有诸多误解。来自埃及国家的学生都是虔诚的穆斯林,我一度认为伊斯兰教的教义是极度保守的,非常害怕不慎被他们撞见食用猪肉,生怕碰到了宗教忌讳。直到有一次,我和埃及同学同桌吃披萨,他们虽然自己避讳,却主动帮我要来了含猪肉的披萨。在奉行自己的信仰的同时,他们也活泼、开放,理解并尊重他人的习惯。

我想,这同时也是AFS文化交流的目的。正如中国AFS的宗旨所言,“连贯生命,共享文化”。当世界的文化得以交互,生命间的隔阂得以消除,每个身处其中的个体都会拥有更广阔的国际视野,更包容的思维模式,最终,如志愿者所言,“在生命的某一时刻慕然回首,感知到这次文化之旅对你造成的影响之大”。

 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